公告
您现在的位置:王本诚工作室>>画家简介
王本诚.字大愚、迂父,别署酔山外史。著名山水画家。1936年出生于山东沾化一书香世家。祖籍四川,现居济南。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央文史研究馆书画院研究员,山东省文史研究馆馆员,山东省老年书画研究会常务副会长,国家一级美术师。 1960年参加山东省文联组织的“胶东旅行写生团”,归来后在济南举办“胶东旅行写生联展”。其作品《崂山狮子峰》入选1961年出版的《山东国画选》。 1986年7月在滨州市举办王本诚画展。 1987年8月,在北京中国军事博物馆举办陈维信、吴泽浩、王本诚向中国人民解放军捐献《长征路上》国画展览,新华社、《人民日报》、《解放军报》、《文汇报》等国内外40余家媒体予以报道。多幅作品入选大型艺术画册——《长征画典》。 1990年1月,在山东省美术馆举办“王本诚书画展”,同年应邀为第十一届北京亚洲运动会贵宾室创作《华岳参天》、《雄峙东天》大型国画。 1990年,受全国人大副委员长阿沛·阿旺晋美之邀,赴人民大会堂参加为西藏自治区人民政府捐画,受到了胡锦涛和阿沛·阿旺晋美的亲切接见。 1992年8月,在中国美术馆举办“王本诚书画展”,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予以报道。新华社、《人民日报》、《解放军报》等多家新闻媒体专题报道。 1993年6月,山水巨制《欣欣向荣》由民革中央捐赠于2000年北京奥申委。 2005年6月在山东省美术馆举办“王本诚、王倩兮父女画展”。 2006年9月在山东新闻美术馆举办“中国山水画山东十老联合画展”;同年12月在滨州市举办“王本诚、王倩兮父女画展”。 2007年9月,应邀出席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举行的中央文史研究馆书画院成立大会,并受聘为中央文史研究馆书画院首批研究员。 2008年,应中央文史研究馆之邀为奥运会创作大型国画《雄峙天东》《蓬莱仙境》,在北京迎奥运展出。同年5月参加中央文史研究馆抗震救灾书画捐赠仪式并代表山东省文史研究馆向四川灾区捐赠国画《长松大溪图》。 出版有《王本诚书画选》《王本诚画辑》《跨入21世纪的中国艺术家精品欣赏·王本诚、王倩兮父女画集》。作品数次入选《中国美术家词典》、《中国当代名人大词典》、《中国当代书画篆刻家词典》等。其作品被人民日报、经济日报、新华社、解放军报、文汇报、中央电视台多次专题报道,人民大会堂、中国军事博物馆、中南海及中外多家使馆收藏。
画家王本诚

朴拙 淳厚之美

--------------王本诚先生其人其画

  著名画家王本诚先生,字大愚,又字迂父,或曰醉山外史。祖籍四川,生于山东。先生擅山水,名满齐鲁,播誉华夏。兼擅书法。古意盎然。偶作花鸟,亦洒然有别致。

  先生乃世家子弟,饱濡书香。五十年代初拜先师陈维信先生门下为首席弟子,专修山水。其间亦时问道于先师黑伯龙,关友声先生。积近六十年之艰苦磨砺,终期于大成者也。

  六十年代初,我初识本诚先生。当时我十几岁,经黄芝亭先生引荐末列于先师陈维信先生门下,而那时的王本城则早以创作《崂山狮子峰》一图而成为齐鲁大地赫赫有名的青年画家。并作为山东第一批加入中国美术家协会的会员,赢得了山东画坛的一片赞誉。当时,我作为一名农村小孩,面对卓有成就的美术家本诚师兄,大有“高山仰止” 的崇敬与感慨。记忆中的本诚师兄正值青年时代,气度高华,如玉树临风。目光如炬,沉稳中透着智慧,而我则敝衣菜色,自惭形秽,诚惶诚恐者焉。

  其后渐与之游,慢慢觉得这位作为大师兄的画坛才子,其实虽望之俨然,而即之也温。虽名满天下,而不恃才以傲物,矜持耿介,而不失豁达与真诚。偶发议论,颇多妙韵。面容凛然,而内含亲切。记得我在文革后期落难时,多有昔日友朋,避之而唯恐不远。而平时并无多交往的本诚兄竟主动向我伸出援助之手。尤其在物欲横流的当今时代,交友多以势利计较,而本诚兄却依然有一副古道热肠,尤其难能可贵。是以我读《世说新语》每至荀巨伯看友人疾的故事,未尝不抚卷太息,三叹而泣下也。

  当今画坛,重画品者多,而重人品者鲜矣!而我则论画,首重人品。其实古之论画亦贵乎人品。是以多有奸佞之徒虽擅画而不传者。从本质上说,“画者心之迹也”。故画如其人,人如其画。故人品既高,画品固不得不高也。从表象上来看,此论似非尽然。但若认真推论之,便可以发现奸佞之徒虽擅画,而其画中必有奸佞之形存乎其间也。无奈隐微难辨,世人不察而已!征诸本诚先生的画,完全可以得出人品与画品高度统一的结论。

  我观本诚画作,大致以朴、拙、淳、厚为特征。意致从容,豁然大度。

  何谓之“朴”,不雕也。不雕之美者,素美也。所谓素美者,本来之美也,天然之美也。如庄子所说“天地之大美也”。孔子也说“绘事后素”,而把素美推倒至高无上的审美境界。

  观本诚画点染由心,任运自然无矫饰之弊者,正所谓绘事之大美者也。而此品一如其为人,笃行讷言,不苟言笑,淡然物欲,无适无莫的个性。倘使巧言令色,竞逐名利之徒,虽日夕仿效大痴、云林,终不免于苟苟营营,媚态时显,欲求其朴而不可得也。

  何谓之拙?愚拙也。愚则不智,拙则不巧。老子曰:“大巧若拙,大智若愚”者,是告诉我们:人为的仿效雕饰,无非是小巧之功,而真正的大巧依于大智慧,乃是“无为而无不为”的大道啊。无为就是若拙,无不为乃为大巧。

  我们看明清以降的石刻或木雕艺术,虽颇精工之致而气局往往局促而繁琐,如果我们再去看霍去病墓的石虎石狮诸类刻石艺术,我们便会从其拙朴的造型艺术中感受到一种宏伟的磅礴之势。倘若我们漂泊于浩瀚的大海狂浪之间,仰视于巍峨插天的珠穆朗玛的雪峰之下,还有什么能比拟这种无为的相状更具有无限巧妙的魅力和艺术内涵?画家和美术评论家把这种若拙的大巧纳入绘画的最高审美境界,以别于以巧丽见称的小家雕饰之气。古贤多主张“宁拙勿巧”。是以传统文人画率多以拙美见称。而本诚兄独得笔势重拙之美,而有古意盎然者,盖其人亦拙于心计,讷于言辞,矜持耿介,至性过人者也。有趣的是,先生名本诚,其字大愚,乃至大迂的寓意,亦与其人品画品若合符节者也。《中庸》上说:“诚者,天之道也。诚之者人之道也。”又说:“至诚之道可以前知,国家将兴必有祯祥,国家将亡必有妖孽,见乎蓍龟,功乎四体,福祸将至善必先知之。不善必先知之。故至诚如神。”可见至诚就是那个“进则卷舒六合,退则藏之于秘”的大道呀。而所谓大愚者,实大智也。唯得大道者堪称大智。循名责实,可见本诚兄无论作人,还是作画,莫不从求道的大智慧着眼。再如所谓大迂者,迂曲拘泥之意,迂曲拘泥故不谙世故,不擅巧利。而既不谙世故,又不擅巧利,非拙其何哉?至于所署“醉山外史”者,心醉而人山皆醉,乃至外不见山,内不见人,浑然噩然,是真得朴、拙之妙者也。

  何谓之“淳”?真也本也,诚也,不以名移,不以利迁,抱一虚心,独立特行,介然自在者,真人也。不苟利,不媚俗,不趋时尚,不慕荣华,率意自然,点划随心者,真画也。行为真人,绘为真画。本诚先生其人其画皆可为世范也。能不令人赞叹?

  至于“厚者,重也,丰富也。”黄宾虹先生认为:“厚则重而古。”其实笔墨重则繁复而耐看。古则反朴而近真。世人多赞本诚墨法层次之厚,殊不知本诚笔墨,反朴拙而致真率者神也。极尽变化往来不测,其神之厚孰堪知之?

  本诚兄为人沉静,好读书,胸罗万卷,以丰富之学养,滋养其真淳之性情,保任精华,是以虽年逾古稀而依然目光炯炯,精神烁烁,其神安得曰不厚哉?

  又本诚擅书,多作篆隶,古朴老健,一如其画,据说恩师黑白龙先生见到本诚的书法后,作出“本诚其书更胜其画”的赞赏。

  我与本诚兄乃君子之交,其淡如水,过往不繁,自八十年代初离乡远游,飘忽近卅年矣,其间本诚人画或时偶见,惟其诗文所见极少。我想本诚既饱学之士,博学多思,安得不擅诗文?退而思之,乃知本诚旷达,疏闲懒散,唯以书画自娱也。其非不擅诗文,固不欲为之而已!

  且人品与画品、诗品皆一也。本诚既得其人品、其无论为诗文书画,所作必臻上乘,不知画界同道以为然否?

  欣闻本诚兄近欲结集其书画,实乃画坛之幸事,是为之序。

                         陈玉圃

                       2008年5月17日于樗斋

画家王本诚先生近照
本周排行TOP10
  • 还没有任何项目!
本月排行TOP10
  • 还没有任何项目!
用户列表
  • 用户名   文章数
  • admin  [205]
  • newstar  [8]
  • xptsnake  [0]
  • 更多    
联系我们
  • 没有友情链接站点!